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游记:阿兵 1
游记:阿兵 1
  (一)初尝云雨
  一天天浑浑噩噩,阿兵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上网,看小电影,还有看看情色文章,一天过得也很快。

  阿兵依旧进了那个聊天室。竟然有个本地的女人找到了自己,「哇,难道坚守了这么多年的处子之身,今天终于可以奉献了?」阿兵色心大动,卖力地聊。果然,对方是一个28岁的少妇,虽然比自己大上了5岁,可是,「嘻嘻,从网上的文章看来,少妇是更有风味的呀!」

  「你有过几次一夜情呀?!」那个姐姐问。

  「总不能说没有吧,那不是……」阿兵自已寻思道,「有过两个…」然后,又吹嘘自己有多么多么的「伟大」(呵,好象这个在网上聊,没人说自己不伟大的^&^ ),终于,约好了地点,说好了!

  阿兵心情这个激动,毕竟以前只是看人家的艳遇,今天终于自己也遇到了。到了约定的地点,约定的时间,可是,约定的人却没到。

  「不会吧,又被放鸽子?!打电话!」终于,人到了。阿兵一看,还不错,1米65左右的身高,面容还算娇好,身材嘛,也算是凹凸有致吧,不禁暗喜,「没想到,网上的女人也是不错嘛!」来到了宾馆,开了个房间,当然,阿兵还是个无产阶级,钱嘛,自然是那个大姐姐拿的喽。

  这位姐姐先到浴室洗澡,却不让阿兵一起入浴,可能是也会害羞吧。阿兵也想,自己要是现在就露了馅,让她知道自己还是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的童男,到时受到「歧视」,那可就惨了!所以也到安心的等。

  这位姐姐一会就洗好了,围着浴巾出来了,就说:「你也去洗吧!」阿兵偷眼一看,人都说浴后出美女,真是不假,眼前这位,洗浴后,更显丰韵,看得阿兵是心旌摇动。于是定了定神,向浴室走去。(总不能现在就让人笑话吧,阿兵对自己说。)

  在浴室里,阿兵心跳不断的加快,想着这想了很久的第一次,会是怎么样?不会象人说的,一分钟就缴械投降了吧!阿兵看着自己那低着头的小弟,自己捉磨着。

  其实没有什么要洗的,当然也就很快了。

  当阿兵出来的时候,那个姐姐已经躺在床上了,被子盖着身体,不过,阿兵看到,她的浴巾却放在了一旁。

  那被子里不就是……,一个赤裸的身体了?阿兵咽了咽口水,以前只是在图片在看过,可是真正的女人,还是没见过!他走过去,掀开了被子。那个姐姐的确是什么也没穿,一个身体随着阿兵的动作出现了。

  胸并不是很大,是扁长型的,而不是象图上的那种馒头或是桃型的,乳头有些黑,可能是她丈夫平时的功劳,喔,对了,是喂小孩子的原因。身体还是很白净的,平滑的小腹,下面还有就是那黑森林了。

  阿兵哪有那么好的定力,看到这个女人,就想着,看过的文章都说那么那么美妙,今天我也试试!

  他开始吻她的乳头,手抚摸着她的乳房,还是软软的,看样子还没有兴奋,要不,不是应该硬起来的嘛!当然,姐姐解开了阿兵身上的浴巾,用手摸起阿兵的弟弟来,一下了,就硬了起来。阿兵本来还怕今天他「罢工」(因为最近他太累了,总是开飞机^&^ ,看来,小弟还真给他长脸),在阿兵的嘴里,他感到她的乳头渐渐的硬了,就拿出右手,伸向她的下身,抚摸着她的阴唇,还把手指伸了进去。

  「怎么不对呀,不是说女人很快就出水嘛?他们不是总说泛滥成灾嘛,今天这工作到我这,怎么就变难了?」阿兵对为什么还没有那么多的水而感到奇怪,因为,他觉得,这个活也真不轻,这一会,他都累了。

 ∩是在姐姐手中的小弟的温度却是不断上升,姐姐的手快速的撸着阿兵那硬硬的棒子,阿兵可不能就这样结束呀。行了,管它干还是湿,干上看看爽不爽再说!阿兵爬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当然这姐姐也知道阿兵的用意,尽量的分开了双腿。阿兵看了看那分开的女人,有些黑,但里面还是很红,所以外面阴唇的黑和小阴唇的红形成了很强烈的反差,在床头灯那悠悠的映射下,更觉淫秽。

  阿兵拿着自己的小弟,顶在了她的阴部。一用力,没进去,再一用力,还是没进入,阿兵有点心慌,怎么,这又不一样,不是说一下子就进去的嘛,怎么我又没行?

  这时一个手抓住了阿兵的阴茎,把它顶到了再往下点的地方,当然阿兵也是心领神会,用力的配合着。进去了,好疼,里面比较干,进去的时候很疼,又比较紧,阿兵怎么能抑制住这种感觉,他一下子用力一顶,又抽出来了一下,就一种强烈的射精的感觉,他就忽忙的往外拔阴茎,可是还是有一些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其余的,全部射在了她的阴毛上。

  阿兵一想,怎么第一次就这么结束了?不会吧,平时打飞机,怎么也有个十分钟二十分钟,这次怎么就?阿兵觉得这个尴尬呀,他本来在网上吹自己四十分钟呢,这回连两分钟就不到,交枪了!

  这个姐姐感到有东西射到了自己的身上,就说:「你射进去了?」然后用手摸了摸,就到浴室里,边走边说「看样子得吃避孕药了,今天是危险期,我没带环。」她到浴室清理去了,阿兵就回想着这次短暂的性爱,这个悔呀,觉得这次真是失败,看看自己又低下头的小弟,拿手弄了弄,可小弟还是低着头。

  一会,她出来,就躺下了。阿兵也去清理了一下,抱着她躺下,做着前戏。她的手也抚弄着阿兵的小弟,一会,终于他有反应了。阿兵这次没有很心急,用手抚摸着,终于感到这个姐姐湿了。于是,他再次进入了刚才只征服了一下的那个神秘境地。

  这次还好,不过,刚刚射过一次,阿兵到没感到什么所说的爽,看着自己的家伙在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的身体里进出,当然身下的女人还是会有叫床声,可是阿兵总觉得没有文章里描写的美妙。

  插了一会,这个女人翻到了阿兵的身上,压着阿兵,告诉他不要动,她动。她扭着屁股,让阿兵的阴茎在她的身体里扭动、插着。可阿兵觉得压的他这个沉呀,好象可没感到书里写的紧吸和紧握。

  这个女人却好似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用紧紧的抓住了阿兵的胳膊,呼吸紧促,「嗯、嗯、啊……」轻轻的叫着。

  阿兵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觉得自己的胯骨被压得实在是太疼了。他用手绕过女人的屁股,摸了摸他们交合的地方,的确是很湿了。

  他对这个姐姐说,休息一下,太累了。她好象也经历了刺激的性爱,从阿兵的身上下来了。可是,刺激一消失,阿兵的小弟就又软了。

  「早知道今天会遇到这个,就不会这么频繁的打飞机了!」阿兵不由得怨起自己来了,要不,也不会今天这么的没面子。

  休息了一阵子,只要女人的手一碰到阿兵的阴茎,他就会硬起来,可是不做爱,很快就又会软掉。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做了将近一个小时。

  女人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可阿兵却丝毫射精的意思。阿兵就让她把屁股翘起来从背后插她,可是……最后阿兵也干到腿软,就是没有射精的感觉!

  阿兵是很想再体会一下在女人身体里射精的感觉,因为刚才的那一次,已经让他感到了在女人身体里出来和打飞机的不同,可是,现在就是出不来。

  阿兵放弃了。

  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了,他们两个人退掉了房间,因为女人还要回家,她只是和丈夫说到老朋友家坐坐。

  阿兵也只得回家了。

  路上很黑,很静,没有个人影。阿兵想着今天不成功的一夜情,唉,一想,今天真的不爽,本来想爽的,可是,做得实在是伤自己的自尊。

  阿兵边想边走,走到了一个很窄的小路上。这是他的回家的一条路,平时白天里就很少有人走,现在更是没人。风吹过,阿兵忽然感到一丝凉意,不禁的缩了缩脖子。他看了看周围,不禁的打了个冷颤。

  他加快脚步,想快点走出这个小路。

  在路的不远处,有一处绿化地,浓草密树。在漆黑的夜里,更觉瘆人。又有风吹过,吹得阿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阿兵尽量的不想别的,加快脚步。

  忽然,好象那树丛中有亮光,阿兵觉得十分的奇怪,以为是自己太累而眼花了,可是那亮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好象朝着阿兵过来!

  阿兵吓得直往后退,可他看不清那亮光是什么,想:「不会吧,今天做爱做的就够惨的了,不会再让我遇到……」可没等他想完,这股亮光已经把他罩住,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二)返古救美

  迷迷糊糊地,阿兵觉得象是飞了起来,眼睛睁不开,可是觉得好象有很强的光在刺激着眼睛,他觉得一会重,一会轻,就又昏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好象是荒郊野外的地方。阿兵感到很奇怪:「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来过这?我怎么不记得我家附近有这个地方?明明是晚上,怎么,现在到好象是近中午了?」阿兵倒不怕家里,因为他的爸妈都在国外工作,只有阿兵一个人自己在家中生活。阿兵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了看方向,向好象有镇子的那边走去。

  昨夜的过度疲劳还没有缓过来,被那个姐姐压的胯骨还是很疼,再加上昨天的剧烈运动,让阿兵的身上觉得实在是有些疼痛。

  一步步的走,镇子的影子也越来越清晰了,好象还是个蛮大的镇子。

  这时,日头已经快升到头顶了。

  阿兵也觉得腹中咕咕的在抗议了。

  「快吃点东西去吧,不然,身体都透支了!」想了想最近自己的生活,阿兵觉得是该收敛些了。

  走到了镇子旁,看到那些人穿的衣服,阿兵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会吧,难道这是排戏?怎么都穿这种衣服?尽入阿兵眼帘的是,一色的古装。

  阿兵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哟,还真疼!」这不是做梦!「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是拍什么戏呢?说不定我可以找个角色出出名呢!」阿兵暗喜。他赶快走到一个老伯的身前,问:「老伯,这是什么地方?在拍什么戏呀?」
 ∩是这个老伯却没有回答,左一眼右一眼的看着阿兵,看得阿兵有些发毛。
  「老伯,这是什么地方?是在拍戏吗?」阿兵忍住怒火,又和气的问了一遍。
  「这是安赤镇,小伙子你是从哪里来的?怎么穿这么奇怪的衣服?」老者这才回答道。

  「安赤镇?」阿兵张大了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安赤镇是哪?我怎么没听说过?」阿兵镇静了一下,又问道:「这是不是在拍戏?」

  「拍戏?什么叫拍戏?哦,你说的是不是唱戏的,有呀,在安方寺,有庙会,里面有唱戏的。」老者好心的回答着阿兵。

  阿兵一下子脑子全乱了,这是哪?是做梦,怎么还疼?我怎么到这了?阿兵努力地回忆着,哦,是那个光,那个该死的光给我弄到这来的!阿兵傻傻地呆在那,这个老者一看,阿兵傻乎乎的不说话了,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是哪家的傻孩子跑出来了吧!」就走了。

  阿兵呆了好长时间这长明白过来。安赤镇?安方寺?这都是什么是地方?阿兵想不明白,看来还是到安方寺去问一问吧。

  阿兵打听到了安方寺的地点,走去。一路上他看到很多的人,都是穿着古装的衣服,虽然每个人都不一样,可是每个人都是那样用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好不容易走到了安方寺。好大的一个寺庙呀,外面有很多人在做着生意,里面上香的人不断,在庙外,还有那个老人说的唱戏的。

  阿兵走到寺中,用好奇的眼光到处看着,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的什么地方,怎么都象是电视里的什么片子。

  这时他忽然看到地上正跪着几个人在上香,是女的。好象是一个小姐和几个丫鬟,再看这个小姐的背影,体态丰满,婀娜多姿,煞是好看,那几个小丫鬟也是十分的撩人。

  正在阿兵呆呆看的时候,忽然庙外一阵大乱,吵嚷之声大起。这个小姐也听到了声音,慌忙的站起来,阿兵看到了她的正面。「好美呀。」面似桃花,柳叶弯眉,樱桃口,肤如白玉,吹弹可破,身体纤美,丰乳高耸,再披着一层似隐似现的白纱,简直要把阿兵的眼珠看掉地上了。

 ∩是这时这几个小丫鬟好象好紧张,想要拉着她们的小姐逃走,就这时,几个面似凶神般的人进来了。他们中间的那个身体臃肿,拿着摇扇大摇大摆的走向了大殿。看到了这个小姐,眼睛一亮,说:「哟,这个妞还真不错。」

  这个人身旁的一个身材比较瘦的搭话道:「爷,小的没说错吧,这小妞怎么样?」

  「行,不错,回去了,爷赏你。来呀,把她给我带走。」说完就要抢人。
  这几个丫鬟护着她们的小姐,挡着要上来抢人的恶人。可是她们弱质女流又怎么能挡住这几个大汉,眼看小姐就被他们拉了出来。

  阿兵一看这种情况,不自禁地就喊了一声,「你们放手!」

  这几人一下子被这声音镇住了,但一看就阿兵一个人,而他们却有五个人,就笑道:「哪个地缝里钻出个小王八,在这大喊大叫,不想活了l滚!」
  阿兵虽然看到他们人多,可是自己却要比他们高上半个头,但见那小姐也往自己的身后躲,就大声喊道:「你们想干什么,大白天就敢抢人,一会儿警察来了,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这几个小子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阿兵在说些什么。中间那个大胖子就说:「废什么话,给我收拾他,在这地面上还没见敢和我这样的人!」说完一段子拳脚,阿兵虽然个子比他们大,可是毕竟他们人多,一会就把阿兵打倒在地,阿兵被打的迷迷糊糊地听到:「爷,官兵来了,咱先撤吧?」

  「好吧,今天先放过这个小妞,改天再说!」然后,落在他身上的拳脚停止了,可是阿兵,也昏了过去。

  也许是劳累,也许是饥饿,也许是被打的太严重,等阿兵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阿兵睁开眼睛,看到是一间很别致的房间,典雅而又温馨。这又是一间古代的房间,阿兵使劲的整理他所记得的,想让自己想明白些什么,可是却是越想越乱,怎么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安赤镇,而这个安赤镇又是在什么地方?
  这时,有人进来了。看到阿兵醒了,就大叫:「小姐,小姐,他醒了!」
  「他醒了?」伴着声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个姑娘又出现了。

  阿兵虽然在网上闯荡多时,可是女朋友却也真是没交过,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怎么能不脸红心跳?小姐走到床边,看着阿兵。阿兵长着清秀的眼睛,浓黑细长的眉毛,也是一个十足的帅小伙。姑娘的脸一红,说:「感谢公子的相救,不然,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哦,姑娘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是应该的!」阿兵奇怪自己怎么也用上了这样的词,是在排戏?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小女子将永记公子的大恩大德!」姑娘细声的问着,听得阿兵这个受用,只是让她觉得,自己怎么回到了古代?

  「我姓周,单字兵,你叫我阿兵好了,姑娘芳名?」阿兵试探着问。

  「小女子名盈,父姓孙。」这时,小盈的母亲进来了,是一个老夫人。当然是对阿兵的出手相救表达了一番谢意。阿兵受的伤并没有完全康复,自然就又在小盈的家里休养几日。从小丫鬟的嘴中得知,小盈父亲本是一个员外,可是故去的早,只留下老夫人和一个女儿,可是老夫人的身体又不好,故那天小盈上安方寺上香求菩萨保偌她母亲身体安康,就遇到了那天的事。

  小盈也总过来看望阿兵,他们也是越聊越多,从阿盈的嘴里得知,那个胖子是安王爷爱妃的远房亲戚,所以才敢大白天的无所顾忌,而现在却是唐天宝十一年。

  小盈走后,阿兵已经明白了,自己回到了一千三百年前唐玄宗的那个时代。
  而阿兵也把能说的都说给孙家人听了。他说自己是一个人,闯荡天下,正巧路过安方寺,发生了那件事。怎么说阿兵也是个读书人,当然也取得了小盈母亲和小盈的信任,也是,对小姐有救命之恩,又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呢?而且,阿兵的玉树临风也博得了小盈的青睐。

  没过几天,那个胖子就来找事了。那天回去之后,胖子的手下就打听清楚了小盈家中的底细,而小盈那美人的影子一直在胖子的脑中挥散不去,必欲得之而后快。他让一群强盗来到小盈家前,要晚上之前交出小盈,否则就要杀掉小盈全家。胖子本是安禄山爱妾的一个远房亲戚,现在安禄山正得唐玄宗的喜爱,权倾朝野,更是三镇节度使,当然在这个小镇中是说一不二,横行霸道了。

  小盈的家中自然是乱做一团。当母亲的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出去受辱,可是家中又没有个主事的男人,她把小盈叫到身前说:「盈儿,看样子,这次家难娘是躲不过了,娘也不能让你到那帮恶人那里受辱,娘活到现在只有你一个牵挂,让你一个人逃走,你一个女儿家又……我看阿兵那个小伙子也算不错,你也十七了,阿兵也未婚娶,你跟他走吧,这些天,我看他那个小伙子也算能信任……」
  「娘……,女儿不离开你,要死,我们一起死……」小盈抱着老夫人痛哭。
  这时阿兵也被叫到了老夫人房中,当然是恳求阿兵看在救过小盈一次的面子上,带着小盈能再次逃离虎口。阿兵本也是性情中人,虽好色,但也不是歹人,何况这时如果他不跑,也有性命之忧,更何况小盈又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
  天色渐黑,小盈和阿兵从后门逃离了家门,当然,那些家人也是能逃则逃,可怜老夫人,做了刀下之鬼……

  小盈和阿兵逃出家门后,风餐露宿,但阿兵对小盈却也是关爱有加,并无过分之举,小盈渐渐也是芳心暗许。屋漏偏逢连阴雨,小盈本是一富家小姐,经历了这种多事情,心神俱伤,又赶上连日的奔逃,感染风寒,病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