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赞歌魔力 2
赞歌魔力 2
 「它属于尤格特拉希尔教的控制下,」安东尼手扶着栏杆缓缓的朝着一边走 了几步,边走边说「为什么尤格特拉希尔要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岛上,建一个3 层的要塞,放上20个好手,数以几百年的的守护着它呢?我想你们也很想知道。 是财宝么?是武器么?你也许会这么想,我的回答是……」安东尼顿了一下扫了 一眼在场的众人「你心里能想到的欲望的一切,都在这个岛上!」

听罢顿时场中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谁知道真的假的。」

梅里眼中闪烁着希望的火焰「等等,连复活人也可以吗!」突然梅里觉得背 后一阵恶寒,转头一看,是辛格勒仿佛看到猎物一般饶有兴味地盯着她,小祭祀 立即转了回去避免和他对视,辛格勒显然对于少女的反应十分的满意,对着众人 低声冷笑道「其实说白了还不是去杀光抢尽?」。

亚斯塔禄的眉毛也挑了起来「你说的是……」

「你们听说过600年前的魔王么?……可以毁灭大陆的魔力,被分成了7 块,被七个英雄世世代代封印守护……传说……」说着他侧过身端详自己杯中的 美酒,接着一个个的看向楼下,研究着众人的反应「有了那个传说中的魔力,有 什么还是不可能的呢……?」安通尼奥的嘴角好像狼一样翘了起来。

梅里的脑中想起图书馆一条破旧的挂毯和上面秀出的一场史诗灾劫,破灭的 大地,倒卷的海流,人魔决战于海天之间,天空划过银蛇般的闪电,人的命运被 10个人担起,不可一世的魔王在600多年前被10个圣人合力击败,画中他 们的脑后闪烁着圣洁的光芒,战斗异常惨烈,其中3名英雄当场死亡,但是人类 最终胜利,其他的人把魔王切成了7个部分,带往不同的地方保存,以防止它复 苏,有人说,它的灵魂至今还在大陆游荡者,以看不见的魔手推动着战乱和邪恶; 而尤格特拉希尔教是大陆东部的主要教派和大陆中部的新教长年有冲突,但是近 期相安无事,

莎乐美第一个打定主意站了出来对着楼上的男子喊道「我愿意参与您的行动, 作为奖励我只需要一份小小,小小的皮,来自魔王的皮」

小祭祀梅里略着急的也站了出来「如果,它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也愿意前 往。」接着不安心的,她望向真言者,寻求着长者的首肯。

亚斯塔禄为难地皱起了双眉「啊,这种事情……我对那样的存在并无渴求, 但果然不能放着不管呢」

白先生侧过身小心的对梅塔隆耳语了两声,矮人梅塔隆谨慎的态度点了点头。

真言者用拐杖锤了三下地板,众人都安静下来,他用苍老的声音问「就算传 说是真的,你想要如何分这份力量,我们这里可不止有一人阿」

安东尼心不在焉的饮着自己杯中的酒「我自然有* 办法* 让众人各取所需, 你们旧神想要的是肉体吧……不死不坏的肉体……」

「那些都是空谈!在那之前我们要突破进入这个要塞,取得了东西才有的分」

德瓦尔的厚实的声音盖过其他人的讨论回荡在房里。

「实战派么?呵呵呵,这位说的没错,辛格勒!你说明一下这个* 障碍* 的 配置」安东尼笑了笑,朝着黑甲武士吩咐到。

「无外乎僧兵仆役牧师不过百人而已。不过么……」他冷笑道「倒是有几个 硬手。」

辛格勒伸出左手食指「戈蓝迪尔那个老头……」

辛格勒伸出中指「耍枪的猴子,阿不多·拉哈……」

者辛格勒再伸出无名指「还有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家伙,但是看样子还不错。

当然你们要是怕了可以随时离开,毕竟我看你们比他们还要弱。「他看着德 瓦尔继续冷笑。

莎乐美皱了皱眉「战斗,是多么的粗鲁」

辛格勒看着莎乐美皮笑肉不笑的回到「也有不那么粗鲁的事,你可以晚上来 我房间了解下。哼哼。」

德瓦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老东西,收起你的傲慢,小看刺客之都,5岁的 孩子都可以让你在阴沟里吃屎。」

辛格勒马上逼上前一步回以冷笑「既然如此,那些硬茬子就交给你们刺客之 都了,好好表现吧。」

德瓦尔正要发怒,路易猛地站起来拦住了他,他的双眼锁定了辛格勒。

白先生也站了起来「好了好了,大家不要还没拿到宝物自个儿先打起来,鄙 人和这位坚定的矮人梅塔隆愿意参与这个行动」说完他特意的望向了亚斯塔禄, 亚斯塔禄察觉到白先生的目光,对于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是亚斯塔禄也无 法辨别来源,只是从心里确定,他们是同类。

「欢迎」安东尼微微点头致意。

真言者也用拐杖锤地缓缓的说道「那么。旧神教……也加入」

梅里听到决定高兴的点了点头路易的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辛德勒,一字一顿 的说道「刺客之都,也加入。」

剩下的人望向亚斯塔禄亚斯塔禄略无奈的左右看了看,起身行礼「那么……

我期待与各位的合作。「

「辛格勒将作为要塞的向导加入」安东尼补充「这也是我方的诚意」

辛格勒抓起背后的长枪狠狠地插在了地板上摘下兜帽「本来我是不打算踩这

趟浑水的……不过既然如此有趣……「。

残虐者辛格勒转身面相一直没说话的那位女主人单膝跪地「我接受您的条件, 并宣誓效忠于您,我的长枪将与您的意志同在,我的女士。」

那位夫人,轻轻一笑,丢给了一块带着芬芳气味的手绢下来,辛格勒低头扶 胸宣誓收起手绢起身。

路易看在眼里,心里马上卡了一下,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辛格勒是向着她 宣誓,而不是会议的主导者,为什么她隐在后面不出面,一个个的问题好像春笋 一样在脑中蹦了出来。但是最后因为情报太少,只好先放置一边。

「既然如此,今日( )就请诸位在这里休息一晚,3日( )后我们会再集合坐船前往 阿克加斯,合作愉快,我的会友们……」说完安东尼带着那个女子一起从后面消

失了

「诸位也早点休息吧。免得到时候手软脚软……」辛格勒看向莎乐美「当然 我之前也说过,我的卧室随时欢迎你。」说完他转身离开大厅。

就在他走出门的一瞬路易一把抓住了辛格勒的手臂「喂,我们是不是在哪里 见过?」

路易谋杀的眼神好像利剑一样刺入辛格勒的脸里好像它可以剥开他的面皮一

样,慢慢的,一层又一层的。

辛格勒先是一惊,随即发出冷笑声「我怎么知道,不过我看你也好像有点眼 熟呢,呵呵,说不定以前给你开过苞?」

这时德瓦尔挤了过来「也许你想开苞谁,但是掉了你的鸡巴也说不定呢?」

两人互不相让的争吵起来。

「不管怎么说,你要是有这尽明天早点把那些蠢货杀了吧,我也好早点解除 差事。」挣脱路易的手,他转身离开,在拐角停了一下自言自语到「说起来,还 真有点眼熟呢……在哪里见过呢?」摇摇头,回去了自己房间。

又威胁的盯着辛格勒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路易一言不发的带着德瓦尔走了,只 不过不是回船舱,而是直接往甲板去了,麻烦好像海雾一样笼罩着这里,而且一 个又一个的问题在路易脑中骚动着,扑朔迷离,理不清斩不断。先撤退才是最好 的选择。思量着,他跳进了小船开始返航。

入睡后梅里的房间里,梅里安静的睡着,呼吸平稳,这时她上空显出一个透 明骇人怪脸,但是他温柔的抚摸着梅里的脸庞,并帮她撩开了碍人的发梢,接着, 又消失在了黑暗中。

——

来到甲板亚斯塔禄深吸一口气,周围的浓雾散去,海风渐缓,夜晚的海变得 平静下来,露出天空的一轮弯月,而在更远的地方,电闪雷鸣的风暴在慢慢的凝

聚着亚斯塔禄隐去身形后飞向夜空中呼唤出王座漂浮在天空沉思起来「事态越发

有趣了……接下来……「

他伸手在虚空中划过一个轨迹催动自己的魔力,撕裂了空间「出来吧,我的 仆从!」

一声怪异的异类叫声,一个好像昆虫一样的生物端着三叉戟从中走了出来, 脸上的钳子哒哒哒哒哒的敲击着,好像等待着主人的命令,亚斯塔禄点了点头十 分满意「哼,尽管随意地去玩耍吧,不要攻击那艘船就行!」

亚斯塔禄挥手示意仆从离开,虫脸怪呜呼哀哉的坠入海中,他继续陷入沉思,

眼睛再一次的指向了下方的船内

在船舱更深处的房间里,发出了女人勾魂的呻吟声,一遍又一遍的刺破这夜 晚在一张足以容纳10人的原型大床上,那个贵妇穿着睡衣裸露着双乳骑在安东 尼的身上狂野的晃动着腰肢,他们的肉体激烈的碰撞着奏出了原始的欲望乐章。

「啊,啊,啊,你干( )的我好爽,高潮了,我去了!我去了!去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女子爱欲的叫声随着肉体撞击声一段一段的迸出,在逐渐加快 的节奏中达到了终章,一时间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只有窗外的海浪和男女的喘 息声伊莎贝拉微闭着双眼带着高潮的红晕伏在安东尼的上方,一手温柔的伸向他 的脸庞,接着轻轻的在他脸上啪啪的拍了两下「好孩子,明天还有教廷的会议一 定要把伊斯拉协议通过。我们一早启航,不要忘记了」,接着她一合自己的睡袍, 翻身下马离开了他。安东尼这才刚从激烈的造爱中恢复过来,他喘着气支起身子 「你不再待会儿么?」回答他的只是一声关门声,在失望中,他瘫倒在床上。

伊莎贝拉推开自己的房门走进房间,点起了桌上的油灯,突然在她的眼角瞥 见了一个人影,伊莎贝拉猛地拉开抽屉拉出一把精巧的小型燧发枪来

「你就这么开心见到我么?」亚斯塔禄从阴影里现出身来,伊莎贝拉举枪的 胳膊好像失去了力气一样垂了下来,然后随手把它丢在了桌上,沉重的火器发出 了咚的一声。

「亚斯塔禄,你不是被那个小祭祀迷走了么?还来找我干( )嘛」妩媚的向后靠 在了桌子上,一手挑逗的略微掀开自己胸前的睡袍,两团雪白顿时呼之欲出,微 微张开的嘴唇不仅是调情,也是挑战。

「逢场作戏,我以为你需要我来演一场戏」他朝前又走进了两步「但是……

我还不知道你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亚斯,你这个英俊的魔鬼」伊莎贝拉伸手摸向他的脸,但是亚斯塔禄一把 扭住了她的手腕「我对你的媚术免疫,我不喜欢被当作棋子玩弄,女人。」「但 是你会是我的计划中最重要的棋子,你会喜欢这个局,噢是的,错综复杂的关系 和设计,你求之不得,你乐在其中不是么?现在……放开我。」两人相视而笑, 亚斯塔禄松开了她的手腕。

伊莎贝拉眼珠一转,手往下抚去,她的指尖感受到一股坚硬的隆起「现在是 谁开心见到谁了?」一股挑衅的笑意飞上了伊莎贝拉的嘴角。

她抬头盯着这个金发男子,双手则迅速的动作起来,熟练的解开了他的裤带, 掏出了里面的粗壮宝物,最后坏笑着抛了一记媚眼,她蹲了下去,握住了亚斯塔 禄隆起的肉棒。香舌顺着他棒杆从根部舔到了头上,再贪婪的一口把硕大的龟头 吞下,每一次吮吸都带着咕唧咕唧的口水声,待到吐出喘息之时,数根银丝还在 她的口和亚斯塔禄的雄伟之间连接着。

亚斯塔禄面无表情的看着,突然他一把抓住伊莎贝拉的头把整根肉棒强行塞 入她的口中,深深的直刺入她的喉咙,好像把她当作死物一样用力的顶着,感受 着龟头前那因为窒息而紧缩的快感,抽插了10来下,他拔出肉棒扯着伊莎贝拉 的头发把她的头仰起,她的脸上充满了泪水和口水流了满脸,亚斯塔禄用另一只 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好像使用画笔一样在她的脸上捶打着,擦拭着,让自己的肉 棒沾满各种她的液体并搅混它们;这时,他笑了「这样才像你,你这个婊子」

伊莎贝拉笑了,胜利的笑容,一切尽在掌控「我就是个婊子,你喜欢我做个 婊子」边说边用两团硕乳夹住他的肉棒套弄起来,并伸出长长的舌头舔舐他的马 眼。亚斯塔禄闭上眼睛抬头长出一口气,快感总算攻陷了他的忍耐力。

自负的亚斯塔禄显然不能容忍自己在这个荡妇前的脆弱,嘲讽的说道「真是 淫荡的身体,这么欲求不满,怎么,那个小白脸不能满足你了?」伊莎贝拉停止 了动作,最后舔了一下他的龟头站了起来,笑着又靠回了书桌上,轻轻一拉腰带, 睡袍往两边一分,露出夺人自傲的酮体,胸前的坚挺丰满的乳房和芊细的腰肢形 成了鲜明的对比,两条长腿从天堂延伸到地狱,在平坦的小腹下一小措黑色整齐 的修整成三角形,再往腿中间看,白色的液体正在从一道肉缝中缓缓的流出,地 上业已流下了几滴。亚斯塔禄的目光停在了那里。

「怎么,你怕了?还是我先去洗浴?」

「不这样就好,我喜欢你做婊子的样子」亚斯塔禄接下了挑战,一把拉过伊 莎贝拉的腰肢,另一手抱起她的腿,红通通滚烫龟头顶开两瓣肉唇在精液的润滑 下一顶到底,撞的伊莎贝拉快活的吸了一口冷气,赶紧一手抱住他的脖子。

「拥有天生婊子的肉体,你一天不做就会浑身发痒吧,我还没有动你就如此 兴奋了」

亚斯塔禄揉捏着伊莎贝拉柔软有弹性的乳房,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她因兴奋 而凸起的乳头揉搓起来。伊莎贝拉口吐兰芳,享受的呻吟起来,亚斯的下体明显 的感觉到一层层的肉环更加紧凑的包裹住了他的战枪。他暗觉不妙的微微皱起了

眉头

「呵呵,光说不练可是无法满足我的……阿!」

还未说完亚斯的巨根狠狠的撞击到了她的花心,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从下体蔓 延开到全身。

「噢,这才对,再来,有何能耐都使出来吧。」

亚斯塔禄也不再废话,动起腰身用肉体之间的撞击声这场香艳的战斗正式敲 响战鼓。性和所有竞技一样也是有对手之说的,有好对手和差对手,伊莎贝拉和 亚斯塔禄就是好对手,此时她的腿已经架到了他肩上,一手扶在桌上,亚斯则抓 住她的腰肢猛力的冲刺着,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都想要对方比自己先达到高 潮。汗水沾满了两人的肉体在烛光下闪闪发光。

「亚斯,我感觉到你的肉棒塞满了我,又粗又长的肉棒,简直烧起来了,啊, 不要停下,就是那里,啊啊啊啊,如何,我的小穴够紧吧,我的小穴把你的肉棒 整个吞掉了,再来啊,你知道你想要我要你射在里面,让我怀上你的杂种,来吧, 射吧」淫声荡语好似第二个肉穴刺激着金发男子的感官。

亚斯塔禄低吼一声,把伊莎贝拉抱了起来,双手托着她丰满诱人的屁股,朝 着床榻走去,他们一起栽倒在柔软的鹅毛床铺中,伊莎贝拉感受到脖子上亚斯火 热的吐息,舒服的嗯……了一声,上身微微的挺起迎接他的重量。亚斯的肩膀上 突然一阵刺痛,他抬起身体发觉右肩上留下了一排齿痕,伊莎贝拉美目微张,诱 惑的用食指划过他健美的胸膛,口中吐出她淫荡的舌头邀请着他。下一秒,两条 舌头好像交配的蟒蛇一般纠缠在一起,「嗯!」又一下刺痛和闷哼,原来伊莎贝 拉用力的扭了亚斯的乳头,

「哈哈哈呵呵呵呵」伊莎贝拉调皮的嘲笑着亚斯塔禄的反应。亚斯塔禄眼神 变得危险起来,突然发难,他扯开了一段床单,一把抓住伊莎贝拉的手拉在一起 捆了起来。檀口微张,少许吃惊,些许兴奋,大半挑衅,伊莎贝拉好像女王一样 期盼着亚斯塔禄的侍奉。一双大手粗暴的揉捏起她胸前的丰硕肉球,他的手指深 深的陷入肉中,下体的雄根和肉穴的交战也未停止,快速的摩擦把两人的体液磨 成了一丝丝的白色,粘在下体周围,没有怜香惜玉,没有卿卿我我,只有自我满 足的欲望。

揉捏了一番,亚斯塔禄的手慢慢的伸向伊莎贝拉的脸,但在空中一转,掐住 了她的修长的脖颈,气管的压迫感立即体现在伊人的脸上,她无礼的抽打着身上 强壮男人的胸膛和手臂,但是没有任何效果,亚斯一边对伊莎贝拉施加压力一边 加快腰部的扭动,下体的撞击几乎连成了一声连续的音节,再看伊莎贝拉诱惑的 容颜不在,舌头微微吐了出来,充满泪水的眼睛已经开始泛白,已经在意识的边 缘,这时亚斯突然松开了双手,痛苦的咳嗽声立即从她的口中迸发出来,但是马 上又被一根粗壮的肉棒给填满,「呜……呜呜,呜~ 」伊莎贝拉的口中发出咕叽 咕叽的呜咽,好像抓烈马的缰绳般亚斯塔禄扯住伊莎贝拉的头发猛烈的冲击着她 湿润温暖的口腔,享受她身体的无助和失控感,当他掌握局面,亚斯塔禄变得越 发的兴奋。

松开头发,无力的伊莎贝拉好像布娃娃般落到床上,双手仍然绑住,亚斯塔 禄把她翻转过来;伊莎贝拉脸贴在床上,自觉的高高翘起玉臀,一条已经变成的 深红的细缝微微张开,好像动情的少女的朱唇,但是上面因流动着白色的酱沫而 更添淫糜之气。亚斯抓住她的腰肢再次杀入她吃人的欲望巢穴。新一波的战斗再 次展开。咬住床单,伊莎贝拉的呻吟被闷哼代替,随着背后男人的撞击一次又一 次的重复着。每抽插几下,亚斯就会像抽打赛马一般一巴掌拍在伊莎贝拉的屁股 上,皮肉交加的声音可以从走廊的另一头被听见,每被抽打一次,伊莎贝拉都会 快活的尖叫一声,并更加用力的扭动腰肢迎合他的撞击,这只让亚斯的欲火燃的 更旺,看着她丰满的臀肉撞击在自己的小腹上,亚斯不自觉的气血上冲,腰间的 动作提升了一个档。

「亚斯,啊!哈哈哈哈哈,啊!就这样,骑我,干( )我亚斯,你这个变态!哈?

你喜欢这个屁股么?你喜欢么?啊!「

亚斯塔禄抽出沾满淫秽液体的肉棒,放在了伊莎贝拉的屁眼上,「女人,我 让你知道谁才是主宰」再一用力,鸭蛋大的龟头闯入了菊花禁区!

「噢……」伊莎贝拉的双眉紧紧簇拥在一起,但是嘴上的笑意不减,「变态!

大肉棒,我感觉到你又粗又肥的肉棒进到我的屁眼里了,真是贪婪的肉棒 「亚斯再一挺腰,大半肉棒都挤进了她窄小紧密的菊穴里,抽动了几下,滑动变 得自然,亚斯又恢复了先前凶猛的冲撞,伊莎贝拉也变得不甘示弱,两人动作的 程度好比两个拳击对手一般野蛮。每次亚斯的肉棒都被抽到一半龟头出体,再一 下连根没入,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抽插百余下,亚斯解开了她双手的束缚,一把抱起她的腰身把她拉到了床下, 双手触地,踮着脚,她四肢着地,亚斯仍然抓着她已经被拍红的屁股继续抽动着, 好像一名熟练的骑士,亚斯用他的撞击和肉棒的方向指挥着这匹香艳母马前进。

一步一步,他们又回到了书桌前,一窜白色的点状记号留在身后的地上,

「是时候了」这时,亚斯塔禄的眼睛泛起了白色的魔法光芒,一股意识能量 强行冲进了伊莎贝拉的脑中,快感好似破堤的海水一样涌入她的身体——亚斯的 快感,顿时遭受双重快感的伊莎贝拉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几乎无法站稳。

亚斯塔禄一把抄起她的腰肢,把她的上身搁在桌上拉开双腿提起悬在空中, 从她的背后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双手按在桌上,伊莎贝拉半悬空的承受着背后 的狂风暴雨。烛火下的长长的影子印在墙上照出两人的身形,亚斯的影子缓缓的 膨胀起来,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一只带翼长角的恶魔!膨胀的肉体撑的伊莎贝 拉皱紧了双眉,但是撞击没有停止,每一次碰撞都让她紧实的屁股颤动着,无处 可逃,无法可破,在强大的对手前伊莎贝拉终于吐着舌头高潮了!

「阿阿阿,不要停,干( )死我干( )死我吧!阿……阿……」

嘶吼过后,力竭的伊莎贝拉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带 着疲惫的眼神,她抬起头问「你这个讨厌的魔鬼,如何,要参与我的戏码么?」

同样有点吃力的亚斯摆着胜利者的表情俯视着战败者,但是缺没有胜利的快 感「……你已经知道我的答案了……」

「那用这神圣的精液缔结我们的契约吧」笑着伊莎贝拉贪婪的扶着那令她失 魂的肉棒伸出舌头凑到马眼前,一股股炙热的白浆喷射出来,一波,两波,三波, 粘稠的白色液体盖住了她美丽的脸孔,黏住了她的睫毛,模糊了她的视线。沾上 了她浑圆的乳房,但是她好像接受神明洗礼一般欣喜的吐着舌头承接着,直到喷 射结束,伊莎贝拉这才满足的靠在了桌子上,用舌头舔舐着从脸上流到嘴边的精 液。

「努力让我欣喜吧……凡人……」

亚斯塔禄的身形渐渐的淡化,消失在了房中……